一個時辰一晃而過,因為傷心過度而哭暈過去的郭媛兒,剛恢復意識清醒的剎那,就猛的一個激靈坐起了身子,同一時間,一道正站在床邊,用貪婪視線盯著她的身影也驚醒過來,更是訕訕的摸了下鼻子。

    “表……表哥?你做什么?”

    郭媛兒認清身影后,俏臉也變了模樣,這就是她二表哥張小二,雖然對方是她表哥,可郭媛兒的警惕之心反而更大了。

    她雖然才11歲多,還不滿12周歲,但封建時代的少女還是比較早熟,而且很敏感的。在薛城,十三四歲少女就結婚的比比皆是,郭媛兒每次寄宿在表舅舅張林家里時,經常都能察覺到這個二表哥,看她的眼神很不對。

    那種眼神,絕不是表哥看表妹,親人間的正常視線,而是類似于外面的陌生男子看她的那樣,恨不得把她生吞了的視線。

    在以往,因為郭一航的面子,這個表哥最多私下里偷偷看她幾眼就收斂,現在,她發現對方視線里的貪婪之色,幾乎要呼之欲出了。

    “沒,沒什么,我就是聽說你傷心過度哭暈了過去,回來看看你,媛兒,這是我特地給你買的糖葫蘆,吃吧。”

    張小二在表妹問話下,訕笑著拿出一根糖葫蘆放在床邊,就退出了偏房。

    郭媛兒則是看看糖葫蘆,再看看房門位置,瘦小的身子縮在床邊,陷入了沉默。

    她年紀小,可不傻。

    以前,不管外面有多少男人垂涎她的姿色,都是有親哥哥郭一航幫她擋風遮雨,現在哥哥戰死在海上,她不止傷心過度,自身沒了依靠的那種孤獨感,也漸漸泛濫起來。

    想著想著,小丫頭又忍不住低聲抽泣起來。

    哭泣片刻,郭媛兒才被院落里一些逐漸變大的談話聲驚動,等她下床走到門口,認真聆聽時,才聽了幾句就臉色大變,變的慘白無比,幾乎失去了所有血色。

    “媽,你怎么能那樣,我不答應,絕對不答應,表妹長得這么漂亮,把她賣給許公子也未免太虧了。”

    “爸,你難道忘了一航哥對咱們家的幫助?總不能他才死了,你們就把表妹賣了吧?”

    這聲音,就是張小二逐漸激烈的反駁聲,反駁內容?把郭媛兒賣給許家公子?

    郭媛兒雖然年紀小,可她也記得誰是許公子,那就是一年前,第一次見到她后,就經常來張家附近,專門等著她出門,然后騷擾她的少年。

    這也多虧了她親哥哥郭一航,才能擋下那樣的大少爺。

    許家那位小公子,年僅17歲就娶了一妻五妾,就這還聽說經常混跡于青樓,經常騷擾許府的丫鬟,就是被他折磨死的都好幾個了。

    突然間偷聽到,自己哥哥才死,表舅媽和表舅舅就有了把她賣掉的打算?小丫頭差點被嚇死。

    她不敢想象若是自己落在那個許公子手里,會是什么下場。

    這一刻,因為表哥張小二明確的反對聲,她都忍不住對這個表哥產生了一絲感激之情-->>
本章未完,點擊下一頁繼續閱讀

章節目錄

我真不是學神所有內容均來自互聯網,熱游小說網只為原作者曾經擁有的方向感的小說進行宣傳。歡迎各位書友支持曾經擁有的方向感并收藏我真不是學神最新章節

2019快彩北京十一选五走势图下载